寻衅滋事罪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寻衅滋事罪罪轻辩护词(指控罪名错误)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寻衅滋事罪辩护词,罪轻辩护词,罪名错误,寻衅滋事罪,定罪错误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之规定,山东广基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XXX家属的委托,并经被告人XXX本人同意,指派本人担任被告人XXX的辩护人。辩护人在庭审前查阅了本案卷宗材料,多次会见了被告人。案件经过法庭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清楚,现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XXX的行为成立犯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不表示异议,但是认为被告人XXX的行为应是寻衅滋事罪,并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请求合议庭在对被告人XXX的行为量刑时予以考虑。
具体如下:
一、被告人的行为成立寻衅滋事罪,不成立抢劫罪
2008年4月12日0时许,被告人XXX,完全出于朋友的义气和帮助,加上法律知识淡薄及无知,在其他三名被告人王x、胡x、周x与三被害人产生争执后参加打架。
在打架过程中,被害人的手机遗落在地上后,被告人将手机捡起并拿走。(手机价值经鉴定为人民币250元)
从被告人XXX的主观因素来看,其并没有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客观行为上,打架行为发生在前,捡手机行为发生在后,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独立的。XXX参加的打架行为与捡到手机行为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人XXX没有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其出于朋友义气,参加打架的行为其行为应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特征,而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
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使被害人不敢反抗或不能反抗,从而强行取走公私财物的行为。在抢劫罪中,获取的财物与使用暴力等手段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寻衅滋事罪是指无事生非、起哄闹事、肆意挑衅,随意骚扰,等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在本案件中,被告人XXX等人的行为实际侵犯的是社会的秩序,而非他人的财产所有权。设想一下,双方都是一帮年轻人,因琐事发生打架行为。这样的环境,与抢劫罪的发生的环境是不一样的。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XXX的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特征,不符合抢劫罪的特征。
二、被害人对整个案件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
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2010年4月11日23时许,被告人XXX等与被害人因言语不和,发生相互殴打。
被告人XXX走上犯罪道路具有多重因素,法律应当对其行为作出否定评价,追究其刑事责任,实现刑罚的目的。但是,在评价被告人XXX行为的同时,我们必须看到被害人尽管是被告人XXX等人犯罪行为的受害者,但是其本人对整个案件的发生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整个案件行为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被告人XXX虽然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然而,从整个案件的前因后果来看,被害人也有一定的过错,显然也是导致被告人犯罪的诱因。
关于被害人过错对刑事案件定刑罚裁量的影响,尽管现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无明确的规定,但对于最典型的暴力犯罪即故意杀人案件,最高人民法院曾在1999年10月27日颁布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指出:“故意杀人犯罪是否判处死刑,不仅要看是否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结果,还要综合考虑案件的全部情况。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者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辩护人认为,被害人过错在刑事暴力犯罪案件的审理中属于对被告人酌定从轻的情节。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司法解释的立法精神在本案中也应当得到体现。被害人过错与被告人行为是一个对立的统一体,如果没有被害人的过错,也许整个案件就不会发生。在对被告人XXX进行法律制裁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因被害人的过错是导致被告人实施犯罪的诱因,因此,对被告人XXX追究刑事责任时对其从轻处罚,也体现了我国刑法规定的罪责刑相一致的基本原则。
三、被告人在汶川地震期间的捐款行为,反映了其主观恶性不深。
被告人XXX没有犯罪前科,且系初犯。由于只有初中文化,法制观念淡薄,且交友不慎与出于青少年的江湖义气,好面子与爱冲动,最终走上了犯罪道路。同时,被告人在汶川地震期间的捐款行为,反映了其主观恶性不深。
四、被告人XXX是初犯、偶犯,有认罪悔罪表现,主观恶性不大,具有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
被告人XXX从没有受到刑事处罚与行政处罚,其在实施犯罪行为前有正当的职业与稳定的收入。其走上犯罪道路有交友不慎与法制观念淡薄等因素,是初犯与偶犯。通过司法机关的进一步帮助教育,被告人XXX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感痛心与后悔。在辩护人会见被告人XXX时,他多次表示愿意认罪悔罪,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渴望早日回归社会,憧憬美好的生活。庭审时,被告人XXX亦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认罪悔罪态度好,而且,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角度而言,被告人XXX的主观恶性也是较轻的。辩护人请求合议庭在对被告人XXX量刑时考虑到被告人是初犯与偶犯这一情节,适当予以从轻处理。
综上所述,根据我国刑法罪刑法定和罪责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以及刑法的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政策,本着改造犯罪分子与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请求合议庭能够对被告人XXX从轻处罚,让他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本案最后辩护意见得到支持,公诉指控的罪名是抢劫罪,法院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寻衅滋事罪。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明泉律师事务所接受程某某的委托,指派杨啸尘律师担任上诉人程某某的二审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辩护人查阅了案卷材料,会见了上诉人程某某,了解有关案情。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辩护人认为程某某跟随邓某某、王某某殴打他人的行为应构成故意伤害罪而不是一审判决认定的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决定性错误。 故意伤害罪与随意殴打他人构成寻衅滋事罪在犯罪构成上不同。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对这种殴打他人并造成他人身体损害结果的应认定为此罪还是彼罪,应通过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所侵害的客体等进行区别,具体如下:   1、在主观故意方面。故意伤害罪主要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会伤害他人的身体健康,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行为;而寻衅滋事罪中的殴打是一种随意性的行为,其动机就是为了满足耍威风、取乐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即在主观方面,寻衅滋事罪的行为人具有流氓的动机,并在此动机的支配下实施了寻衅滋事的行为,以达到满足精神空虚的犯罪目的,故意伤害罪、则无此动机和目的。寻衅滋事罪的动机和目的是本罪与故意伤害罪区分的关键。   2、在客观行为方面。故意伤害所侵害的对象往往比较特定,一般是认识的或有过节的人,且在伤害行为实施之前往往有一个准备过程;而寻衅滋事往往对对方的人是见一个打一个,侵害的对象比较随意,只为了追求精神刺激而不计后果,在行为发生时大多是临时起意的,对认识或素不相识的人无理无故进行殴打,是一种想打就打的流氓作风。即在客观方面,寻衅滋事罪的行为人随意殴打他人的起因往往是因为小事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原因,行为人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而无事生非,即使行为人是在“寻衅”——以某种不成立的理由为借口殴打他人,在殴打他人的过程中,从行为人所采用的手段、器物、击打的部位来看,无明显的伤害他人健康,造成他人伤害或者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迹象;而故意伤害罪则从行为人的手段上较为明显的反映出其具有故意伤害的故意。也就是说,寻衅滋事罪的“随意殴打他人”在起因上、对象上、殴打的手段上都具有一定的随意性,而故意伤害罪则无此随意性。   3、在客体方面。故意伤害罪所侵害的是他人的身体健康权利,是单一客体。而随意殴打构成寻衅滋事罪所侵害的不仅他人的身体健康权还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且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是该罪的主要特征。 一审法院认定程某某构成寻衅滋事罪,但从本案整个犯罪事实来分析,并不符合针对不特定的人随意殴打他人,追求精神刺激,无事生非,破坏公共秩序行为等等寻衅滋事罪的特征,而符合故意伤害罪构成要件。 刑法第293条将寻衅滋事罪列举了四类客观行为: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毁损、占有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显然不属于上述范围。 在殴打他人并造成他人身体损害的情形下,构成寻衅滋事罪还是故意伤害罪,认定是否是“随意”殴打是关键。 “随意”即任凭自己的意愿,是殴打他人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一个必备要件。 如何认定是否是“随意”殴打,辩护人认为应从三个方面综合认定: 1、审查主观动机。行为人殴打他人的内心起因或内心冲动,是出于耍威争霸、取乐发泄、填补空虚、寻求刺激等不健康目的,还是出于其他原因。主观动机对犯罪构成不起决定作用,但在殴打他人致人轻伤时,却是认定故意伤害还是寻衅滋事的关键。 2、是否“临时起意”。一般地,在寻衅滋事时,行为人殴打他人,是由其随心所欲、视需要而决定的,常常系即时起意、一时性起、动辄打人。 3、是否“事出有因”。行为人随意殴打他人往往都有“理由”,但其内容,往往都是一些毫无道理的借口,可以认定为无缘无故、没事找事。 本案中,程某某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程某某同邓某某、王某某等人在迪吧里,邓某某与他人发生争执,后三人已经坐上出租车准备离开迪吧,说明程某某没有追求精神刺激,耍威风、出风头的动机。 后来被“甘子”等人阻拦,邓某某被打。在出租车里邓某某才提议要搞他们(见侦公安查卷0017页邓某某、0034页王某某的供述)。邓某某的提议主观上是在受到“甘子”等人的殴打后出于报复,伤害他人身体的动机十分明显,程某某等人行为时目标明确,对象清楚。这里要说明的是刘某某被殴打属于判断错误。程某某是在邓某某确认刘某某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后,并已经被邓某某砍倒的情况下,才赶到胡乱挥砍了两刀,根本不存在为了寻求精神刺激而随意殴打他人的动机。 程某某没有侵犯正常的公共秩序,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从犯罪对象看,程某某希望侵害的对象是殴打邓某某的那个人,事实上在犯罪过程中其侵害的对象也是特定的。本案中受到侵害的是刘某某的身体健康而不是公共秩序。 本案被告人在犯罪之前,所要伤害的对象是明确的,即“甘子”及其殴打邓某某的那个朋友。被害人刘某某所以被打,是因为被误认为是殴打邓某某的那个人,而打错了人。但是,这并不改变被告人要报复和伤害“甘子”及其殴打邓某某的那个朋友的初衷和主观故意。且他们回去取刀,以及在街上“找”,这恰恰不是寻衅滋事犯罪构成的特征。 综上,辩护人认为本案的罪名定为寻衅滋事罪不妥。 二、被告人程某某除具有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自愿认罪等法定、酌定减轻、从轻情节外,还有以下从轻情节,恳请二审法院考虑: 1、有积极赔偿行为, 因家庭处偏远农村,负担较重,经济十分困难,一审未聘请辩护律师,不能及时与亲属商量赔偿。上诉后,已经判决由同案犯承担附带民事赔偿,家庭经济紧张的情况下,仍通过求助亲友,多方积极筹款,一次性赔偿受害人7000元。 2、得到了被害人刘某某的谅解 由于被告人真诚地悔罪和赔偿态度积极,被害人一方对被告人表示了谅解。为此,被害人向法院提交了书面谅解书,请求对被告人给予从轻处罚。 3、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程某某虽因朋友义气,跟随邓某某、王某某去殴打他人,但始终是被动的,所起的作用较小。从事情的起因到报复伤害的提议到对被害人的指认,程某某均未参与意见。三个同案犯中,程某某年龄最小,系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在本案犯罪之前,程某某无前科、无其他劣迹,为初犯,偶犯,其主观恶性较其他同案犯小。 总之,辩护人认为:本案上诉人程某某已触犯刑律,但罪名应是故意伤害罪(轻伤)。一审法院对本案定性错误,量刑畸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三条规定:“审判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执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对未成年罪犯适用刑罚,应当充分考虑是否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教育和矫正。对未成年罪犯量刑应当依照刑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并充分考虑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动机和目的、犯罪时的年龄、是否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和一贯表现等因素。”本案鉴于上诉人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在犯罪后能够诚恳地认罪、悔罪,积极地进行赔偿,得到了被害人一方的谅解,并为初犯,偶犯,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较小等情节,本着教育为主的原则,希望二审对本案改判,对上诉人程某某减轻处罚,以利于对其教育和改造,诚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并依法采纳辩护意见。谢谢! 辩护人: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300.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ou13176419589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