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新修正的刑事诉讼法对律师辩护权的修正和评价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辩护权,律师权利,辩护律师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于2012年3月14日高票通过,相比较而言,在很多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虽不完美,但应可接受。在如何有效打击犯罪的同时,保证国家公权力不被滥用,导致侵犯人权,这永远是在刑事诉讼中必须进行平衡的两大主题。尤其是在立法层面上这需要在二者之间找到一个切合实际需求的平衡点。在这次修正案中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方面进行了重大的修改,在很多方面有了明显的进步。作为律师,也希望能搞在实践中得到有效贯彻。现逐一比较并进行评价。
一、在基本原则中国家专门机关保障诉讼参与人诉讼权利中进一步突出了国家专门机关应当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对第14条的修改)
这一修改通过强调的方式凸显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作为其最基本、最核心诉讼权利的地位,从观念的角度充分提升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的重要价值。
二、 改变过去律师介入侦查不伦不类的法律地位,把律师辩护提前到侦查阶段。(对第33条的修改)
1997年刑事诉讼法虽然规定了律师可以介入侦查,但在法律定位上不是辩护人,而是提供法律帮助,这实际上是一种在当时不得以的规定。觉得律师应该介入侦查有效帮助犯罪嫌疑人行使辩护权和维护其合法权利,但又不愿意律师过度介入而影响侦查。这次律师介入侦查法律地位的提升,既符合国际刑事司法准则的要求也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的有效实现。
三、委托主体扩大和国家专门机关的转达义务,解决了在押犯罪嫌疑人 难以行使权利的法律障碍,(对第33的修改)
1997 刑事诉讼法规定委托主体只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虽然在公安部的规定中,在押的其监护人、近亲属可以委托,所以在实践中并无大碍。但在实践中,有点检察机关和法院就强调只能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导致在后续诉讼阶段,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难以有效行使自己的委托,(我作为律师,也曾遇到过这样的例子,法院不认可只有亲属签署的委托书不给起诉书,而看守所不见法院起诉书又不能会见被告人,导致律师陷入尴尬的境地)。这种修改是一种立法技术的提高,体现了一种技术合理性。而且明确了国家专门机关的转达义务,也应是对总则保障职责的细化。
四、法律援助范围的扩大进一步解决了在获得法律帮助上平等的问题。(见第三十四条的修改)
五、明确辩护人的职责还包括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见第35条的修改)
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利的重要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实践中重实体轻程序的问题,从立法的角度承认了诉讼权利和程序的独立价值和地位。
六、在会见问题上,吸收和借鉴了《律师法》的相关规定。在律师会见难问题上有了进步,并明确了律师会见不受到监听。(见新增36条和对36条的修改)
除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外,其他案件律师会见不在需要侦查机关的许可。可以自行安排持相关文书和首先会见。这无疑是一个总大的进步,虽然有一些犯罪被排除在外,没有律师法走那么远。但也值得高兴。尤其是不受监听的规定,更值得高兴。律师会见遵循“能看见不能听见”是一个律师能够与当事人无障碍交流的基本原则。这一条款一出,好多看守所在律师会见场所设置的监控是不是该取消了啊。但愿在执行中不要变异啊。毕竟这些权利的实现需要国家专门机关的保障啊。而且希望在执行过程中,对什么是重大贿赂犯罪进行明确,避免所有贿赂犯罪律师会见都需要检察机关许可,如果不明确,这种危险是肯定存在的。
七、增加规定辩护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可以阅卷的规定,解决了阅卷难的问题
1997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导致了律师阅卷难道问题,引发了学界关于证据开示制度的讨论,这次修正解决了这样的问题。而且在新增的第四十条,对律师收集的有关不再现场、未达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证据,应当及时告知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规定,也有利于诉讼的平等,有点有限度地双向开示的味道。同时也赋予了律师的对有利于被告证据的调取申请权。确对律师在有效辩护人有巨大的帮助。能够更充分发挥律师的作用,有利于事实的查明。
八、实质增加了妨碍作证、伪造、毁灭证据的主体。对辩护人涉嫌该罪的实行异地管辖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律师的执业风险(对38条的修改)
原刑事诉讼法38条和刑法第307天被认为是刑事辩护律师最大的风险,在实践中有不少律师也因此受到追究。呼吁废除的呼声很高。或者即使不废除,也应当把国家专门机关的人员包含在内,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这次修改,用来一个很有意思的词,即辩护人或者其他任何人。虽然没有明确包含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和审判人员,但主体实质是扩大了,上述三种人员自属于任何人之范畴,而不在是指针对辩护律师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在管辖上也规定了异地管辖,这避免了侦查机关自说自话,虽有不足,但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案侦机关以此威胁律师,至少会增加其成本。而且规定必须及时通知所在律师事务所或者律师协会,对律师维权也有帮助。这应该是实践中出现的问题的一个回应吧。
九、有限度地规定了律师的拒证的特权。
律师在刑事辩护中是否享有举证权在制度层面上一直没有清晰的规定,虽有规定律师有保密的义务,但这种义务的范围一直不明确。作为律师举证权是构建律师与当事人之间信任关系的制度保障,在国外都有所规定。这次修改,应当说有限度地规定了律师的拒证权。只有属于三类犯罪即危害国家安全、公安安全和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律师不享有拒证权外,其他律师都有权予以保密。虽然这样的规定有一定的缺陷,但至少给律师吃了一定定心丸,指明了方向,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十、增加了辩护人权利被侵犯后的救济渠道
没有救济渠道的权利是难以得到有效保障的,修正案明确了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应当救济律师权利被侵犯。但这一条款是否能够有效实施,还有待观察,但至少明确了救济的机关以及救济的渠道,避免无处投诉无人处理的局面。
总大来说,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上,进行 了重大的修改,针对实践中的会见难、阅卷难、调查取证难等问题从立法的角度进行了回应,在一定程度上能更为有效发挥律师辩护的作用。应当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的行使离不开律师的帮助,不能单纯是辩护,更重要的是有效辩护。希望这些修改能搞在实践中得到落实而不打折扣。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38.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71001864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