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时评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律师与公检法何以如此恶语现加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律师,法律共同体

  法律人当心向正义而非以正义自居:
  警察、检察官、法官们并不必然代表正义,公权力刑讯逼供、玩弄证据、曲解法律、枉法裁判造成的冤假错案时有发生,有目共睹;律师同样亦非必然代表正义。但,依法侦破案件是警察的角色正义,依法提起公诉是检察官的角色正义,依法公正审判是法官的角色正义,而“专为坏人讲好话”则是律师的角色正义。这些不同的角色正义之间相互制衡,方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接近正义。——某种意义上,无论公检法还是律师都可能只是那摸象的盲人,所接触乃至深信不疑的可能都只是大象的一部分。但或许正是这种片面的深刻,能够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大象的全貌。

  日前,发生在江苏的公安、检察机关对律师辩护权近乎不可理喻的指责引发各界热议:

  1、警察公号称律师辩护是“无耻的表演”
  “南京民警被拖行致死案”7月31日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由南京中院院长、党组书记茅仲华任审判长,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范群出庭支持公诉,并网络直播了庭审全程。当日庭上,被告人高某被控涉嫌故意杀人罪,其辩护人则主张高某患有精神疾病,且案发当时有24小时未服用药物。
  次日,账号主体为个人的“基层警务”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为严惩杀警凶手,孤儿寡母放弃赔偿,是警察请转发支持!》的文章。文章中有这样的内容:
  “凶手高某和他的律师,在法庭上开始无耻的表演。”
  “他们无耻的表演达到了目的,因案情重大,法庭未当庭宣判。”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个人认为,以残忍手段故意杀害正在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的高某,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你怎么看,请留言告诉我,请在朋友圈告诉大家。”
  2、检方宣称律师“庭审落败”,律师反指“公诉人被打得落花流水”
  大约是2011年,江苏常熟发生个“菜刀队案”,又称“江苏常熟案”,大致案情是,一帮人(应该有24人)持菜刀到一家公司办公室上门讨债,遇到公司员工强烈抵抗,两边就打起来了,公司员工主要是几个小伙子,都来自湖南。检察机关指控几个小伙子构成寻衅滋事罪,带菜刀上门的一帮人当时没有被追究。昨日,检察机关发文这样宣传参加该案的检察官(他没有上庭):
  “面对维权律师的压力,王勇在没有先例可循的情况下,在本案庭审十天时间中,自己依靠着一台电脑、两个音箱,每天忍受着法庭上辩护人的‘咆哮声’与前台的公诉人沟通。仅在法庭辩论的阶段,王勇一天就发送了7000多字答辩意见提供给出庭的公诉人。因为打字太多高度紧张,他的右手一度痉挛。庭审落败的辩护律师团感叹:‘苏州检察院的公诉人太厉害了,幕后有着庞大的专家团队!’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庞大的团队’其实就是王勇一个人。”
  参与该案辩护的朱明勇律师反击称:
  “这说的不是常熟菜刀队案吗?问题是这个案子发回重审后全案改判,当庭公诉人尽管接了一条网线引入后援力量,辩护人的手机信号被屏蔽,但是公诉人在法庭上明明是被打得落花流水啊,无言以对,几年后检察院自己写文章怎么变成了辩护人落败?此案我的当事人明明从三年有期徒刑改判免除处罚当庭释放,怎么成了公诉人很牛逼了?牛逼你改判个毛啊?还有十个律师参与的辩护怎么都变成维权律师了?这维权律师是个什么概念?要说五个被告人全部改判,基本实报实销,还有免除处罚,这不就是维权吗?特别是24人持统一配发的砍刀冲进人家办公室猛砍猛杀,你们当地公检法却把在办公室用厨房菜刀自卫的几个人抓起来判刑,前来砍杀的一个不予追究,这不是徇私枉法犯罪吗?我看现在追究常熟公检法的责任也还有必要。后来在全国舆论压力下,你们怎么又把那些持砍刀的抓起来判刑了!有本事你还护起来啊?苏州这地方经济发达,司法恶劣,居然还有这么自吹自擂!公诉人出庭代表国家公诉,原来背后还有个扯线的,难道前台都是木偶?你把国家形象放在何处?”
  法律人之间何以如此恶语相向?
  阿呆所在的微信群里,不少公检法人士本能地以正义自居,本能地认为律师都不过是为了钱,甚至夸耀自己如何充满正义地“建议”当事人辞退了那些他们认为“水平不够、心思不好”的律师。而不少律师则是近乎偏执地认为相当部分公检法人员已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底线,刑讯逼供、玩弄证据、曲解法律、人为制造冤假错案。——他们都坚定地认为自己才代表着正义。
  阿呆素来认为:法律人当心向正义而非以正义自居。
  警察、检察官、法官们并不必然代表正义,公权力刑讯逼供、隐匿证据、枉法裁判造成的冤假错案时有发生,有目共睹;律师同样亦非必然代表正义。但,依法侦破案件是警察的角色正义,依法提起公诉是检察官的角色正义,依法公正审判是法官的角色正义,而“专为坏人讲好话”则是律师的角色正义。这些不同的角色正义之间相互制衡,方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接近正义。——某种意义上,无论公检法还是律师都可能只是那摸象的盲人,所接触乃至深信不疑的可能都只是大象的一部分。但或许正是这种片面的深刻,能够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大象的全貌。
  法律人之间当如何相互制衡?
  显然只可能是两个字:依法。——既依照法律之规定,亦得依照法治之精神。法律之规定明确,理解可能出现歧议,所以刑事诉讼是一个等腰三角形式的博弈结构:审判者居中裁判,公诉方与辩护方平等交锋。而为惩治犯罪效率之需要,在侦查阶段辩护权原则上弱于侦查权。
  法治之精神则要求:对于民众而言,法无禁止既可为之;对于公权力机关而言,法无明文规定不得为之。所以,《刑事诉讼法》在相当意义上既是公检法机关的行为规范,更应该是犯罪者和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宪章。——毕竟,我们都可能遭受错误的刑事追究,我们都可能被刑讯逼供而无力辩白,我们都可能沦为公众眼中的“坏人”。云南的警察杜培武不就被昔日的同事给打成了“故意杀人犯”被判死缓而成为公众眼中的“坏人”了么?!现实生活中,被刑讯逼供的公安局长、反贪局长、法院院长也并不罕见。
  如果还不能理解,不妨点击链接听听吕良彪如何三句话讲透“为何律师专为坏人讲好话”?
  机关宣传如何如此“弱智”?
  笔者担任法院新闻发言人多年,对于苏州检察机关这种宣传先进人物的套路深感理解。毕竟,新闻追求真相而宣传则通过“渲染”事实“拔高”人物。或许撰写宣传稿件的人员对于法律业务并不熟悉,他们或许根本没有想到先进人物王勇如此遥控庭审或有不当甚至可能违法,他们或许没有想到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任何过头文字都可能引来反弹,他们(包括律师)或许都没有意识到律师、检察官的职业荣耀绝非在法庭上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阿呆素来认为:法律人的面子不是在法庭上“战胜”乃至“羞辱”对手,而是相互尊重让大家觉得曾经与你共同出席法庭是一件值得记忆乃至夸耀的事情。——总要声称自己比对手强大优秀,那该是多么的狭隘与不自信;什么都要争个赢,情商那该有多低!【本文作者吕良彪】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5199.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71001864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