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聚焦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烟台民企在河南南阳被控合同诈骗罪(警方不当插手经济纠纷案例)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合同诈骗罪
  河南省南阳市,一起股权纠纷民事案件正在南阳中院审理,法院突然接到镇平县警方公函,说此案涉嫌合同诈骗,要求移送案件。
  案件移交后,警方立为合同诈骗案,涉事公司实际控制人美籍华人刘文的弟弟刘勇被抓,刘文之子刘某良被上网追逃。
  面对此案,山东警方则认为系民事纠纷,派员到河南与办案警方协商,但沟通无果。截至2017年12月,公安部经侦局曾多次向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发出执法监督通知,对刘勇等人行为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以及案件定性是否准确提出疑问,要求深入分析镇平警方办案过程中的执法问题并依法监督纠正。
  公安部的监督函,最终未能阻止诈骗案提起公诉。2018年8月,镇平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勇及两被告单位犯合同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刘勇为从犯,获刑5年。收到判决后,三被告人提起上诉。
  2019年5月14日,南阳中院二审对本案开庭审理,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坚持作无罪辩护。多位辩护人指出,各被告人均无诈骗动机,该案从一开始立案就不具备正当性和合法性。
  对此案,陈光中、江平、陈兴良等民事、刑事权威法学专家经过仔细研究和论证,出具专家论证意见,认为此案系民事纠纷,不属于刑事案件,公安插手介入显属不当。
  01  联合受让股权转让惹出风波
  纠纷源于一笔价值3000万元的股权变更。这场纠纷中,共有3个主角,分别是:山东蓝海恒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蓝海”)、上海顺天城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顺天城”)、河南镇平华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镇平华新”)。
  刘文,山东蓝海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刘勇,刘文胞弟,上海顺天城股东、山东蓝海副董事长。值得一提的是,刘勇的职务任免发生在山东蓝海受让上述纠纷股份之后,上海顺天城由刘文全部出资设立。
  王哲,镇平华新的法定代表人。
  根据刘文的说法,他在2010年左右通过朋友认识王哲,“帮他处理过几个事情,他就认我做大哥,对我毕恭毕敬。”
  刘文称,王哲曾多次到烟台考察,并表示很想参与山东蓝海在烟台高新区的房地产项目,为此,刘文得知烟台高新城投出让45%股权的消息后,随即通知王哲。据媒体报道,烟台高新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挂牌出让其持有的山东蓝海45%的股权,2016年3月10日,刘文指派弟弟刘勇以顺天城公司和蓝海恒创公司名义与河南镇平华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联合受让股权协议书,约定双方以上海顺天城公司名义参与竞买股权,顺天城公司出资1500万占15%股权,华新科技公司出资3000万占30%股权。
  按照协议约定,产权中心将股权变更到顺天城名下一个月内,顺天城将30%股权转让华新,发生费用由顺天城承担,若不能在一个月内转让给华新,顺天城承担30%即900万违约金。
  02 修改章程:股权变更前的异样
  2016年4月,上述45%股权受让成功后,顺天城开始多次通知镇平华新办理工商变更手续,但由于镇平华新方面提出修改山东蓝海的公司章程,且双方没有达成一致,导致股权变更登记未能如约实施。
  受刘文和公司派遣,刘勇具体负责蓝海与华新的沟通工作。
  刘勇表示,“华新方面提了三点:1、将联合受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内容写进章程;2、董事会成员共5名,华新就要派3名;3、公司(蓝海)所有决策须经董事会全票通过。”
  刘文回忆称,“刘勇说,律师发现华新把章程中‘重大决策需经董事会三分之二通过’改成公司‘所有决策需经董事会全票通过方可实施’,如果这样签字盖章,公司是无法正常经营下去的。”
  到了2017年1月,山东蓝海为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以三幢在建工程做抵押向银行贷款5000万元。贷款批准后,银行又要求,以刘文个人信用和上海顺天城在山东蓝海的45%股权质押作为辅助条件。同年2月,上海顺天城没有通知镇平华新,将45%股权办理了质押,期限2017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
  2017年1月23日,蓝海收到华新18日发出的催告函,要求1月31日前将股权转让其名下,否则,以前所有协议无效,蓝海和顺天城归还3000万并支付900万违约金。
  刘文表示,收到催告函后,蓝海和顺天城方面来不及办理转让,加之1月26至2月3日系春节假期,行政部门也不上班。纠纷既然已产生,公司法律顾问给出的建议是“等着对方起诉”。
  03 警方介入:民事案件审理中要求法院移送
  2017年3月初,镇平华新以上海顺天城、山东蓝海违约为由,向河南省南阳市中院提起股权纠纷诉讼,要求解除前述股权转让合同并返还相关股权费用及违约金。南阳中院派员到山东烟台,查封了蓝海公司所有的一幢价值1亿元的办公楼,定于2017年4月20日开庭审理。
  民事诉讼正在进行当中,镇平华新向镇平县公安局报案。
  2017年4月,镇平县公安局经侦部门到烟台调查。
  2017年6月,镇平警方向南阳中院发函要求移送案件,南阳中院收到函件后,下达了中止审理民事案件的裁定书。
  2017年7月3日,镇平警方于受理此案。
  2017年7月7日,镇平警方正式立案。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河南省公安立案标准,标的3000万元的案件,根本就不属于一个县级公安机关受理范畴。
  2017年8月8日,镇平警方报请对刘勇进行网上追逃。3天后,刘勇在律师陪同下,前往河南省公安厅反映案件存在的问题,律师提交了书面异议书。但刘勇的追逃仍被批准,一个月后,他在烟台南站被截,后移交给镇平警方。
  山东蓝海方面介绍,对于镇平警方定性案件为合同诈骗,公司曾向山东烟台警方求助,烟台警方也认为本案系民事纠纷,通过山东省公安厅向公安部汇报后,派员到南阳与办案警方商谈,但沟通无果。
  在此期间,山东蓝海方面请求公安部对本案执法发起监督。
  2017年12月,公安部经侦局再次向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发出执法监督通知,对刘勇等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以及案件定性是否准确提出疑问,要求深入分析镇平警方办案过程中的执法问题并依法监督纠正。
  但是,镇平县检察院仍然对刘勇予以批捕。
  2018年2月,这起合同诈骗案被诉至镇平县法院,刘勇和山东蓝海、上海顺天城均为被告人,刘勇为从犯。刘文在美国不敢贸然回国。
  04 权威法学家:民事纠纷,公安介入属不当
  刘文在香港接受上海顺天城的辩护人律师调查时说,他本人和公司均无诈骗动机,本案跟其弟刘勇更是没有关系,“刘勇是上海顺天城成为蓝海股东以后才正式到蓝海工作的。顺天城成为蓝海股东前,刘勇在蓝海就是个打杂的,帮我跑跑腿而已,连个具体职务都没有。”
  针对镇平华新与上海顺天城、山东蓝海之纠纷属于股权转让纠纷还是合同诈骗,2017年11月,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江平,北京大学教授陈兴良,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张建伟等国内权威法学专家进行研讨,并出具论证意见。
  上述专家指出,顺天城未经华新同意将代持的30%股权质押,目的是为蓝海的建筑工程顺利施工,并非刘文、刘勇和顺天城个人目的。况且,除股权质押外,蓝海的贷款还有在建工程及土地抵押以及刘文个人的信用做担保,担保资产远远大于贷款数额,即使蓝海不能按时偿还贷款,也不必然导致以顺天城的质押股权偿还贷款。因此,顺天城未通知镇平华新质押股权的做法虽然损害华新的民事权利,但不会造成该股权的流失,显然不属于专门针对华新的诈骗行为。
  上述专家一致认为,本案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刑事案件,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理由启动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显属不当。
  但在一审中,上述专家意见未被法院采纳。2018年8月,镇平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勇及两被告单位犯合同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刘勇为从犯,获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两被告单位山东蓝海、上海顺天城各处罚金300万元。
  2019年1月,三被告均提起上诉。
  05 被模糊处理的受案经过
  2019年5月14日,南阳中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刘勇没有认罪:“我不是什么高管。副董事长就是挂个名。我就是跑腿的。就是在刘文不在的时候,替他去政府咨询政策。”刘勇称,其去镇平代表顺天城签订协议,联合股权受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均是王哲及华新方面提供的,其在贷款申请和质押股权的文件上签字,则是为了蓝海公司利益而非个人利益。
  二审法庭上,三被告的辩护人坚持作无罪辩护。
  刘勇的辩护律师表示,一审法院对本案的全案定性错误,对事实的描述错误。首先,本案中,各被告人无诈骗动机,三个公司签订的联合受让协议系三方真实意思表示,正是民事上的概念。与刑法224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完全不同,被告均无诈骗的故意;其二,股权质押不必然导致案件性质的变化,华新发出催告函后,蓝海将股权质押导致案件性质的变化。股权质押只是贷款担保的补充,该补充系银行之后提出,而不是蓝海在事先预谋好的。而且质押只是暂时不能变更,并不必然导致股权灭失;第三,改章程只是双方间的协商和产生分歧,而不是被告方故意拖延时间。证明本案只是民事纠纷;第四,等着华新诉讼不是被告隐瞒真相和拖延时间,而是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
  杨律师认为,刘勇没有犯罪故意,也未在股权质押的过程中得利,其只是公司的普通员工,虽然是上海顺天城的股东,但没有分红或其他得利,也不属于经营管理人员,只是收到指派,不能作为直接责任人。
  山东蓝海的辩护律师表示,5000万元的贷款担保系在建工程,价值约1.5亿元,担保价值远超贷款金额,股权质押系银行提出,仅是补充手段,不可能对股权产生灭失的风险。此外,蓝海已经还清贷款,具有偿还能力,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45%股权质押已经于2018年7月解除,蓝海只是股权转让的目标公司,只是协助办理。蓝海也未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也没有使华新公司产生错误认识的行为。
  上海顺天城的辩护律师指出,本案从一开始立案就不具备正当性和合法性。“2017年4月1日,镇平经侦即以‘20170331刘文合同诈骗案’为由开具多份《证据调取通知书》,而事实上此案并不存在。在之后的案卷中也没有此案的受案和立案材料,此行为涉及虚构案件,私自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镇平警方在诉讼文书中对立案经过作了模糊处理。
  镇平公安局经侦大队2017年7月3日的受案登记表则显示,华新方面于2017年3月30日报案,该大队查证发现华新已将该案诉至南阳中院,随后建议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后再做处理,“2017年7月3日,我局接到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中止审理该案的裁定,华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再次来我大队要求立案查处。”而本案卷宗显示,南阳中院中止审理民事案件的裁定文书称:该院在审理过程中,镇平公安局于2017年6月14日致函该院,认为本案涉嫌合同诈骗,请求将本案中止审理并移交案件。
  辩护律师认为:“本案系一起典型的经济纠纷,民事诉讼足以实现其权益,不存在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和必须国家公权力动用刑事手段来保护其财产权益的必要性。如果原判得到维持,必然造成冤假错案。”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5726.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71001864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