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时评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H71001864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芜湖繁昌法院到底为什么不给辩护律师配席位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辩护人,控辩双方地位对等,制衡的条件
  司法诉讼,两造竞技,席位相对,这是基本常识,也是绝大多数案件中的习惯性硬件安排。但是,一个律师席位,也可能成为某些案件庭审中的奢侈品。
  今天,安徽芜湖的谢留卿案庭审现场就发生了13位律师站着开庭的事件。也引起了人民日报的关注。

  谢留卿案是一起公安介入民营企业家经营的案件,各路官方媒体已经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尤其是诉讼过程中发生的非法鉴定结构出具与市价差距悬殊的价格鉴定意见、机构被撤销进而导致鉴定意见非法的情况,更是世所罕见。
  繁昌警方在侦查过程中,委托繁昌县价格认证中心作出《关于对字画、瓷器、玉器、景泰蓝等工艺品现实价值的价格认定结论书》,分别对涉案的419件藏品进行了价格鉴定。画家张介宇的胡杨礼赞,被悬挂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中央位置。该画家十平尺同类作品,市价约35万,被鉴定为1500元。徐悲鸿再传弟子吴进良先生的立轴画作3幅《鸿运和畅节节高》《满山黄金是我家》《金鸡报财》市场价12万元,被鉴定为价值200元,悬殊600倍。繁昌县价格认证中心依据的却是杭州市价格鉴定专家委员会奢侈品价格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而杭州市价格鉴定专家委员会奢侈品价格鉴定中心是一家非法组织。被举报之后,杭州市民政局进行了处罚,该非法机构最终被撤销。
  今天,谢留卿案的律师之所以站着开庭,是因为法院仅仅给审判区第一排就坐的律师,以及坐在旁听区右侧第一排的辩护律师准备了席位,其他所有律师只配置了板凳,而公诉人和被害人代理人,则全员保障了席位。
  庭审中律师的席位,是律师用于陈设开庭材料、记录庭审情况、展示案件证据的工作平台。律师参与庭审,是基于实质性程序保障的理念,即案件结果是在律师的实质性参与下形成。要做到实质性程序保障,必须保障律师出庭履职的条件。
  谢留卿案中,在案证据上百卷,都是电子卷宗,律师不使用电脑,根本无法正常履行辩护职能。同时,审判阶段公安机关还补充了证据,很多律师也在法院复制了该纸质证据,有的律师还自己调查了证据需要举证。可以想象,律师没有席位,只有凳子,要完成组织证据、检索法条、论辩事实、陈述法律等系列工作,即使不是不可能的,难度也是极大的。尤其是谢留卿案,法院预定的庭审时间是4天(2019年12月24日—2019年12月27日),4天时间都要律师蜷缩在凳子上开庭,于情于理,都不甚妥当。但是,法院却全员保障了公诉人以及被害人代理人的席位,每个人都配置了桌椅。
  法庭上律师的座椅
  事实上,保障律师的庭审席位,除了法理和情理的基础,更在于我国实在法的规定。
  早在1985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就联合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审判法庭审判台、公诉台、辩护台位置的规定》。根据该规定,审判法庭的审判区正面设审判台,高二十至六十公分(高度要与审判法庭面积相适应);审判台前方右侧设公诉台,高度与审判台相同;审判台前方左侧设辩护台,高度也与审判台相同。在审判台、公诉台和辩护台上,分别设置审判人员、公诉人、辩护人的座席。公诉台与辩护台呈八字形,都面对被告人。何为辩护台,基本的要求就是有桌有椅。
  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了新的《人民法院法庭建设标准》,对法院建筑的标准,进行了规定。
  同时,书记员必须对诉讼参与人的发言进行记录,为了实时核对记录,律师需要同步观看书记员的电脑屏幕。有的法院实行语音智慧转文字的庭审记录方式,律师更需要实时观看屏幕。因此,书记员的屏幕与律师席位的屏幕同屏,也是基本的硬件要求。有的法院的当事人席位还设置了证据展示台,即通过投屏的方式将证据进行放大展示。
  但是,今天,谢留卿案的合议庭审判长范涛法官,却以法庭硬件条件有限为由,要求律师服从法庭安排,即不要桌子。在律师表示不服从安排后,范涛法官表示如果律师愿意继续站着,就站着开庭。由此出现了13位律师站着开庭的场景。
  站着开庭的律师们
  事实上,本案是繁昌法院一审的案件,系繁昌法院使用芜湖中院的法庭来开庭。下级法院使用上级法院的法庭来开庭,并没有法律依据。我国法律规定了巡回审判,因此上级法院二审时可以使用一审法院的法庭开庭。芜湖中院的财政是芜湖市统筹,中院的财产作为公共财产,是不能随意使用的。一审法院到二审法院开庭,实际上会导致上级法院为下级法院的庭审进行服务,上级法院就或多或少的介入到下级法院的庭审之中,当事人的审级利益以及两审终审制原则,无疑就被破坏了。
  芜湖中院的下级法院借用芜湖中院的法庭开庭,已经不是第一次。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7月22日—7月25日,芜湖市南陵县人民法院在繁昌法院审理谢留卿案的同一法庭,审理了徐鑫、王军等四十二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虚假诉讼罪、贷款诈骗罪一案(案号:(2019)皖0223刑初109号)。该案的庭审最大化保障了律师的辩护席位,并且该案全程进行了庭审直播(7月22日庭审直播视频地址: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6786386,7月23日庭审直播视频地址: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6807185,7月24日庭审直播视频地址: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6807209,7月25日庭审直播视频地址: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6807219)。
  芜湖是一个富庶之地,芜湖作为安徽第二大城市,财政保障是充足的。芜湖中院具备庭审直播的条件,更具备给律师配置席位的条件。
  今天的庭审,还出现了公开审判制度被破坏的问题。繁昌法院通过发放旁听证的方式,限制家属和社会公众的旁听,大量的亲属和社会公众被阻挡在法院之外,而法庭内的旁听区空置了大量的旁听席位。对于社会关注度高、旁听人数众多的案件,法院对旁听名额进行管理,确实是必要的,但是在法庭的旁听席大量空置的情况下限制旁听,则从根本上破坏了公开审判制度。
  家属要求庭审公开的联名信
  谢留卿案未来的庭审还有几天。希望繁昌法院和芜湖中院,能够保证律师的席位,贯彻公开审判制度,让社会主义法治的光辉和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优越性,在芜湖不被遮挡。
  法官司法责任制将在明年全面落地,错案追究也将全面展开。谢留卿案是一起彻彻底底的无罪案件。希望谢案的合议庭成员能够秉持良心和理性,依法尽快做出无罪判决!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6017.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71001864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