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时评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吴春红冤案首发记者曲鸿谈瑞申诉改判无罪的前前后后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吴春红冤案,申诉,曲鸿瑞

  曲说天下事,请君听我言。

  大家好,我是上山找“老虎”的老曲。

  今天是愚人节,但是关于河南吴春红冤案改判无罪的新闻,可是真的。而且得到无罪的改判结果后,老曲心里特别激动。这里向正在一线采访的记者、吴春红的家人和日夜操劳的律师们,说上一声谢谢,毕竟能推动无罪释放的结果出现,都是大家努力的结果。

  我是2017年1月份的时候,对吴春红冤案进行了采访和报道。除了一篇深一点点的稿件外,还有2篇后续。

  如今网上还能找到,所以改判无罪的新闻发出来之后,也有知乎、微博上的一些朋友,希望我能从首发记者的角度对整个事件回答一些问题。

  那么,我就说说这个案子对我的影响吧。

  01、写过的冤案不少,但是吴春红是我接手的第一个。而且也是等待改判无罪时间最长的一个。按理说,吴春红应该是2019年12月就可以无罪释放了。但还是又拖了一个春节。其中原因我不知道,反正这个程序走得有点慢。

  今天看到吴春红和儿子的自拍照,满脸的幸福,可是这样的合照就是寻常百姓家最普通的照片。对于吴家而言,反倒成了奢侈。这就是人间悲剧呀。

  还有一个村子里的另外一家,王家人的孩子死掉了,现在真相是什么?可能很难再追查清楚了,这更是人间悲剧。

  我一直很敬畏“权力”这两个字,它是个中性词,用在好人手里,他会让这个社会越来越幸福。用在坏人手里呢?后果不堪设想呀。

  我们常说,这一次,正义迟到了,希望它下一次能早点来。

  可是这一个迟到就是十六年。人生有几个十六年?人物在少年呀。曾经两个美满的家庭,现在成了如此模样,我们应该反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何让我们避免,再有这样的家庭,出现类似的问题。

  02、回过来说说,我当初为什么敢接这样一个冤案,而且发了报道。这里感谢报社的领导对我的支持,所有我有幸见证了我人生中的这件大事。

  那是2016年冬天的事了。我当时在跟辩护律师徐昕老师的案子,认识了李长青律师。

  (吴春红本人)

  他和我讲,自己代理了一个申诉案,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人被判刑了。我还挺纳闷,一起简单的投毒案,没证据、只靠口供就抓人判刑了?这不太可能的。

  李长青看我觉得案子有意思,就把疑点,讲了给我,然后我们俩一条一条的讨论。

  2004年河南商丘农民吴春红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上有父母,下有一双儿女,在村里开带锯加工厂,过着小康殷实的生活,因为同村村民王战胜家孩子突如其来的中毒死亡事件而改变了人生轨迹。

  2004年11月14日吴春红去王战胜家交过一次电费,次日王家两个儿子先后中毒,一死一伤。

  民权县公安局认定吴春红投毒杀人,案件经过商丘中院和河南高院5年的来回拉锯,吴春红三次被判处死缓,均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河南高院发回重审,最后一次2009年在证据基本没有变化的情况下被一二审判处无期徒刑投牢。

  服刑期间,吴春红仍然不认罪,法院曾经到监狱给其办理减刑程序,但是被其拒绝了。吴春红服刑13年后现在仍然是无期徒刑。

  判决书认定:

  吴春红在本村经营带锯加工木材生意,因安装电表及用电与村里电工王战胜产生矛盾。2004年11月14日早上,王战胜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催交电费时,吴春红认为其口气强硬并联想到以前与王战胜的矛盾,便产生了投毒报复王战胜之恶念,遂从家中取出存放的鼠药带在身上到王战胜家交电费。

  吴春红在交完电费后,趁人不备溜入王家厨房,将鼠药投放到厨房案板上的面瓢内的面粉中。次日早上,王战胜用豆糁及面瓢内的面粉煎了面托,其子王晨龙(3岁)、王晨峰(时年6岁)食用后先后中毒,王晨龙经济抢救无效死亡,王晨峰经抢救脱险。

  (吴春红无罪释放后和儿子的合影)

  03、经过阅卷、会见和现场踏勘,律师李长青认为本案疑点太多,不能认定吴春红投毒杀人的事实。

  1、本案除了被告人的供述,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吴春红称有罪供述是所外提审被吊打和被威胁抓其妻子的情况下取得的;

  2、投毒动机说法多变,一说为王战胜多收电费,一说为安装电表,一说为争当电工,一说为王战胜大喇叭催交电费语气生硬;

  3、供述所投毒物一开始说是微黄色“敌害清”,警方从其他人家提取到“闻到死”后,供述就改为“闻到死”,但是经吴春红辨认,所投毒物和提取物包装并不相同;

  4、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厨房的门窗、器具上没有提取到吴春红的指纹,地面也没有吴春红的脚印和毛发;

  5、言词证据中有吴春红摸过厨房窗台上马达轮的说法,但是案发当日现场勘查照片的窗台上没有马达轮;

  6、王家两个孩子究竟是吃了什么东西中毒也依然是谜,孩子的父母和其他村民都没有看见孩子吃判决书认定的面托,死亡孩子的内容物没有检查是什么东西,不能确定是食用面托,幸存孩子有证人目击确定曾经食用方便面;

  7、证人目击吴春红点燃鼠药包装的说法,经现场踏勘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人不可能看见拐弯后的路上的情况,如果是为了毁灭罪证,吴春红为什么不回家再烧呢?回家扔灶膛不是更好吗;

  8、判决书还认定吴春红为毁灭罪证,回家故意打扫猪圈弄脏裤子借机洗掉裤袋内的鼠药,但是吴春红妻子户金环在案发当时的调查中两次清晰地陈述是初七(11月18日)才洗的裤子;

  9、被害人家中是否有鼠药、是否自行投放鼠药,侦查机关没有调查;

  10、吴春红入狱十三年拒不认罪拒绝减刑不符合常情常理,如果确系其所为,判处无期徒刑就是捡了个大便宜,还岂有拒绝减刑之理?

  会见时吴春红说自己没有投毒,警察拉我到一个地方不知道是哪儿,关进屋里被几人脚踢,戴手铐脚镣,后来怕弄出伤痕把手铐打开,用绳子背吊在床上,两天脚不粘地。

  办案人员见还是不招,就拿我媳妇来威胁我,说你不招就把你媳妇弄过来,这件事就是你做的,你做的你媳妇肯定也知道,看守所里的女犯人都是啥人我不说你也知道。

  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好女人受这种罪,万一把她弄死了咋办?我说你们也别打我别骂我了,你们说怎么就怎么样吧!于是我就按照他们的意思承认了。

  吴春红表示,不洗清这个冤屈,自己宁可死在里面,也不以认罪换取减刑到外面苟且偷生,他要让自己获得清白,让子女们挺直腰杆堂堂正正做人。

  我被说服了,觉得这案子确实有问题。但是我不能仅凭着律师给我的线索,我还要自己去看,自己去找另一方的王家人,听听他们的意思。

  04、于是2017年春节前,我当时正好在安徽亳州采访,民权县很近,然后我就打算去吴春红的老家看看。

  然后就和律师李长青约了进村时间,以及和家属见面的方式等等。(因为当时要翻这个案子,所以进村还被监控了。其实包括现在,就去年,还有人找吴春红的家人,表示你们别申诉了,我们给你们点钱就完事了。)

  好在各方努力和配合下,我还是准时赴约了,见面、进村、采访都水到渠成。印象中最深刻的是,进村时下着雨,村里很泥泞。

  第二是,我去了王家的院子,敲开了门。王家人也比较客气,他们在给爱车做清洁。

  我说了我的采访需求后,他们也没拒绝,就和我说在门口说了一下案发前的情况,以及现在家里的生活。

  (期间他们邀请我进去,但是因为我踩了一脚的泥,我就说在门口聊聊就好了。前后采访有四十分钟的时间,院子的大门开着,偶尔有邻居路过。我问他会不会想念儿子,他说会。我说吴可能会被改判无罪,你怎么想?他回答,我要给我死去的儿子,讨个说法。正是因为这句话,让我觉得这个冤案不是一个家庭的悲剧,而是两个家庭这辈子的伤害。所以,我今天得到无罪的消息后,还在和李长青说,能不能给王家人做好解释。)

  我走进吴的老家,虽然当年开带锯厂的机器已经锈蚀斑斑,但是你能感受到这个家庭的和睦。吴的父母出来见我,那真把我当成救命恩人,拉着我的手,和我说帮帮他们吧。

  接着我采访了吴的女儿,就在民权县的一家酒店。我现场需要录音录像,她说着说着就开始哭。那会儿她老公和孩子也在,孩子看见妈妈哭就在旁边拉妈妈的衣服,也要哭。

  那场面失控到我有点尴尬,就是你问不出来任何有价值的内容。亏得吴女儿的老公帮忙,前后4个多小时,最后整理和还原了吴被抓前的情况。

  05、再之后的事,就是慢慢慢慢慢慢慢的推动,到有了今天的结果。

  等得老曲是心烦意乱的,因为微信里有个群,隔三岔五就是发一点点信息出来。你希望有个结果呀。

  后来,吴家人也给我送了锦旗。那时候,我就知道,结果快到了。(现在锦旗还留在我自己手里了。这事儿够老曲吹一辈子牛了。)然后又没消息了,愁死我了。

  今天是一个高兴的日子。

  就说这么多。今晚喝点酒,庆祝一下。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6128.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ou13176419589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