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聚焦

温馨提示

侯昌林律师
     13176419589

     请专业的人做本人不擅长的事,往往事半功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亲属有能力的应尽力聘请专业刑事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1.听信所谓的“能人”以“捞人”为诱饵诈骗你的钱财,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没尊严。

             2.聘请专业的刑事律师并在其帮助下依法维权、有效.....查看全部

    扫二维码添加侯律师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师电子名片

点击排行

检察官冯磊受贿、行贿、诈骗、重婚被判刑

济南刑事律师网摘】 关键词:受贿罪,行贿罪,诈骗罪,重婚罪
  冯磊,男,汉族,1982年7月21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本科文化, 原任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员。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8年8月1日被庐江县监察委员会留置,同年9月25日经庐江县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次日由庐江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2019年8月28,安徽省庐江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0124刑初96号刑事判决:冯磊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
  一、关于受贿事实
  2013年至2016年,被告人冯磊在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法警大队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153万元。分述如下:
  (一)被告人冯磊利用其办理鲁某涉嫌单位行贿犯罪案件的职务之便,于2013年6月应刘某1请求为鲁某办理取保候审,分两次收受刘某1给予的25万元。2013年中秋节前、2014年春节前和2014年2月,被告人冯磊应刘某1请求对鲁某予以从轻处理,分别收受刘某1给予的10万元、10万元、30万元。2014年3、4月份,被告人冯磊将价值11万元的11块玉给予刘某1。
  2013年10月至2015年4月间,被告人冯磊以从轻处理鲁某需要他人帮忙为由,要求刘某1以转账的形式向其指定的陈勇、陈某、董某、马某账户转款29万元,刘某1按要求转账后,被告人冯磊将该款据为己有。
  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鲁某是其表叔,大约在2013年6月初的一天早晨,其接到鲁某电话,鲁某说他被马鞍山市花山区刑警大队抓起来了。其得知后就赶了过去,并带了10万多元现金和几条香烟,以备“找人办事”花费。大约10点多,蜀山区检察院的一辆警车开去,蜀山检察院将鲁某带走之后,其就开车一路跟到合肥。当晚一名姓冯的同志给其打电话,让其第二天到蜀山区检察院签字办手续。
  第二天早晨,祁某开车送其到蜀山检察院,其得知冯姓检察官叫冯磊,当时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冯磊跟其说,那个案件是由蜀山区检察院办,由他负责。之后冯磊让其在鲁某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上签字。2013年6月10日左右,其打电话联系冯磊能否给鲁某办理取保候审,他说纪委谈话结束后可以办取保。听到冯磊这么说,其觉得有可能把鲁某捞出来不进看守所。于是,其与祁某商量,提出先拿出5万元给冯磊找人办理,不够的话再说。
  过了两三天,冯磊打电话给其说鲁某被关进合肥市看守所了,让其去签字办手续。2013年6月13日,其到了冯磊办公室,当时冯磊一个人在办公室。冯磊让其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其便问关起来后能不能办取保,冯磊说没那么容易,其请冯磊帮忙,冯磊问他们有没有实力,其说老鲁有钱,冯磊说有钱的话就好办了。其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装有5万元现金的绿色手提纸袋放在冯磊桌子上,说给他打点用,冯磊收下后其就走了。
  其第一次给冯磊送5万元是想试探下冯磊,如果他收下的话肯定就会帮忙办取保。大约在6月20日左右,其打电话给冯磊问鲁某案件的进展情况,冯磊说鲁某已经报捕了。于是其约冯磊见面,冯磊提出晚上八九点钟在长江西路新加坡花园城对面的麦当劳停车场见面。其准备好10条钓鱼台香烟和20万元现金,赶到了停车场。见面后,其上了冯磊的汽车,把装有20万元现金和10条香烟的袋子放到车子后排座位上。其请冯磊帮忙办取保,冯磊说关起来后也可以办取保,但要看守所出一个不适合关押的材料,说拿到看守所出具的材料后就可以给鲁某办取保。之后其让祁某联系看守所的人办理不适合羁押的材料。
  大约在2013年7月初,祁某告诉其不适合羁押的报告搞好了。于是其便打电话问冯磊是否收到了报告,冯磊说他收到了,正在加紧办理取保候审。7月5日下午,按照冯磊的通知,其和祁某以及祁某找的担保人一起去了蜀山区检察院办取保手续。大约下午5点左右,鲁某顺利出来了。
  鲁某被取保之后,为了从轻处理,鲁某又让其找冯磊帮忙。大约在2013年中秋节前夕,鲁某在家里给其拿了10万元现金。其当天开车到樊洼路怡然居小区门口将10万元送给了冯磊,冯磊将装有香烟和10万元现金的两个纸袋带走了。当时其问冯磊能不能给鲁某搞不起诉或撤案,冯磊说撤案是不行的,能不能搞不起诉要看公诉的认定,说鲁某行贿案中有笔350万元的行贿做做工作有可能认定为索贿,其说让冯磊帮忙做工作,冯磊答应帮忙。2014年1月底,鲁某再次让其去合肥给冯磊拜年,其去鲁某家里拿了10万元现金,从公司拿了20条蓝色钓鱼台牌香烟和20条软中华牌香烟,之后其约好在新加坡花园城对面的麦当劳停车场见面。见面后,其把装有10万元现金和40条香烟的两个纸袋子交给了冯磊。其对冯磊说鲁某的案件还要他继续帮忙,冯磊答应了。
  大约在2014年2月,其打电话给冯磊问鲁某的案件下一步怎么办?冯磊说省纪委认为鲁某涉及的案件数额较大、影响恶劣,建议从重处理。其就将冯磊说的话反映给了鲁某。鲁某听完就慌了,让其立即找冯磊做工作。没过几天,鲁某让其去他家里拿30万元现金装在一个黑色包里。其与冯磊约好晚上八点钟在琥珀山庄附近的琥珀邮局见面。见面后其上了冯磊的车。在车上其说鲁某不想留案底,想作不起诉处理,请冯磊做工作,冯磊说那笔350万元定性为索贿问题不大,能不能不起诉要看公诉怎么认定,到时候他再做做工作。其从包里掏出30万元现金送给了冯磊。
  大约在2014年3、4月份,在其送给冯磊30万元的一段时间后,冯磊约其在新加坡花园城小区里面的广场见面给其十几个挂件,当时冯磊没有说值多少钱,也没有找其要钱。其对玉器是很懂的,一看就知道那些挂件是非常不值钱的,随手放在车上,不知道搞哪去了。大约在2013年10月份,其多次打电话给冯磊问鲁某案件的处理情况,关心那笔350万元能否定性为索贿,好减轻鲁某的刑事责任。冯磊说要上局务会研究,要分别做几个同事的工作,但要给他们每人打几万元表示一下。
  之后冯磊陆续给其发过几个人的姓名和卡号,打电话让其往卡上汇款,其都照做了。其给陈某账户汇款三次,2013年10月汇款5万元,2013年12月汇款4万元,2014年2月汇款7万元;2013年12月给马某账户汇款2万元;2013年12月给陈勇账户汇款6万元;2015年4月给董某账户转款5万元。
  冯磊的供述证实:其于2001年3月分配至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2001年3月至2004年在公诉科工作,2004年至2016年7月在反贪局工作,2016年7月至2018年1月在法警大队工作,2018年1月以后在侦查监督科工作。2007年左右姜某任反贪局局长,从2012年开始姜某让其办案,由于其不是检察员,就挂名办案,实际上是案件的主办人。其主办过刘某2行贿案、鲁某单位行贿案、张小五单位行贿案等一系列案件。
  大约在2013年6月初,姜某对其说省纪委在查办省国土资源厅杨先静案子中要找一个叫鲁某的行贿人,姜某让其主办这个案件,其以行贿罪对鲁某立案并办理了网上追逃手续,几天后马鞍山公安局花山分局刑警队电话告诉其鲁某已经被抓获。于是其带法警把鲁某接回省纪委办案点,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问鲁某指居后通知哪位亲属,鲁某说通知他的表侄刘某1,于是其就用手机通知刘某1。第二天上午,即2013年6月7日,刘某1到其办公室在鲁某的指居通知书上签了字。这次刘某1带给其4条香烟(2条钓鱼台香烟、2条软中华香烟),说是带给鲁某抽,其把四条香烟收下了。这4条香烟实质上是送给其的,希望其多多照顾监视居住期间的鲁某。
  过了四五天,大约在2013年6月10日,刘某1打电话问鲁某案子进展如何了,能否给他办理取保候审,其说省纪委谈话结束后可以办取保。又过了两天左右,省纪委对鲁某的谈话结束了,其对鲁某做了一份讯问笔录,之后对鲁某采取了刑拘强制措施,6月13日其带法警将他送到了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刑拘后,其通知刘某1到办公室签字。刘某1一个人到其办公室,其让刘某1在拘留告知书上签字。刘某1说鲁某岁数大了,问能不能办理取保候审,其说没那么容易,刘某1让其关照关照,其说能关照尽量关照。刘某1将他带来的一个绿色手提纸袋放在其桌子上就走了,他走后其打开一看袋子里有5万元现金。其把5万元收起来,放在办公室抽屉里。其想把钱先收下,再看看什么情况。鲁某在被刑拘后,其向合肥市检察院报捕。
  大约在6月20日左右,刘某1打电话给其问鲁某案件的进展情况,其说鲁某已经报捕了。刘某1约其见面,其提出晚上八九点钟在长江西路新加坡花园城对面的麦当劳停车场见面。当时其开着绿色吉普车(车牌号皖A×××××)去的,刘某1早已到了,提着一个白色的大纸袋子。于是其喊刘某1上车,上车后他把纸袋子放在车后排座位,其看了一眼,里面装的是香烟。刘某1坐在副驾驶上,和其说天气这么热,鲁某身体也不好,不能长时间在里面关着,问其能不能快点办取保,其说关起来也能办取保,但没有那么容易,要看守所出一个不适合关押的材料,拿到这个材料后其就给鲁某办取保,刘某1说看守所那边的工作他去做。之后,刘某1就下车走了。其打开纸袋子看了,里面是6条钓鱼台香烟,香烟下面是两捆钱,10万元一捆,其把20万元放在副驾驶的出纳箱内,之后,其开车把6条香烟带回枫丹白露怡然居家中。
  大约在2013年7月初,其收到了看守所出具的鲁某不适合羁押通知书,其把通知书拿给姜某看,姜某说他没意见,还让其给万山检察长看下,万检看后说给他办。于是7月5日其就给鲁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大约在2013年中秋节之前的一天,刘某1打电话约其见面。当天的八九点钟,刘某1开车到樊洼路怡然居小区门口找其,这次他给其送了两箱五粮液白酒和一个大的纸袋,说是给其拜节。在刘某1的车上,刘某1问其能不能给鲁某搞不起诉或撤案,其明确地说撤案是不可能的,能不能搞不起诉要看公诉的认定,还要看是行贿还是索贿,鲁某行贿中有笔350万元的行贿做做工作可能认定为索贿,刘某1就让其做工作,把350万元认定为索贿,其答应帮忙协调。刘某1走后,其发现纸袋里有十条钓鱼台香烟,香烟下面是10万元。其把10万元钱放在吉普车的副驾驶收纳盒内,把香烟带回家了。
  大约在2014年1月底,刘某1打电话说给其拜年,他们约好傍晚在新加坡花园城对面的麦当劳停车场见面。见面后,刘某1给了其两个纸袋子,里面是10万元现金还有一些香烟。刘某1请其对鲁某的案件继续帮忙协调,搞不起诉处理,其答应了。
  大约在2014年2月,刘某1打电话问鲁某案件的进展情况,其说鲁某涉及数额较大、影响恶劣,可能要从重处理。没几天,刘某1打电话说他到合肥了,他们约在晚上八点钟在琥珀山庄附近的琥珀邮局见面。见面后,刘某1早已到了,拎着一个黑色的包,其让刘某1上了其车。在车上,刘某1说鲁某的事情还是不想留案底,想作不起诉处理,让其做做工作,其说那笔350万元定性为索贿问题不大,能不能不起诉要看公诉怎么认定,到时候其再做做工作。他从包里掏出三捆,放在副驾驶座位了,其推辞了一下。之后刘某1说要到徽州大道与望江路交口吃饭,其便开车送他去了,下车后这三捆钱留在副驾驶座位了。其看了下,每捆都是10万元现金,其把两捆钱放在副驾驶收纳盒内,还有一捆放在其棕色单肩包里。
  在收到刘某1给其的30万元后,其觉得一下子收这么多钱,心里有点害怕,于是想拿给点玉给刘某1,用来抵这30万元。其在其父亲店里拿了价值2万元的两块玉(挂件),又从城隍庙古玩市场买了九块玉(挂件和把件),九块玉正好7万元整。大约在2014年3、4月份,其打电话让刘某1到合肥,在新加坡花园城小区里面的广场,其把十一块玉装拿给刘某1。
  大约在2013年10月份,刘某1打电话问鲁某案件的处理情况,关心那笔350万元能否定性为索贿,其说这个事情要上局务会研究,还要分别做几个同事的工作,之后,刘某1多次打电话催问案件进展,其每次都吓唬他一下,刘某1就说要给兄弟们表示下。这样其把陈某、马某、陈勇的姓名和银行卡号发给了刘某1,打电话让刘某1往卡上汇款。刘某1给马某账户转款2万元,给陈勇账户转款6万元,一次给陈某转款5万元,还有一次给陈某账户转款4万元。其记得2014年2月,其以找人搞不起诉的名义让刘某1转7万元到陈某的账户。2015年3月,其打电话说鲁某案在包河法院审理,说可以找人帮鲁某活动,让刘某1向董某卡上汇款5万元。 鲁某的案件在移送起诉前开了局务会,其作为承办人在会上说那350万应该定性为索贿,其他人也没有意见,就通过了。
  陈勇是其单位驾驶员,董某是其同学,陈某是光大银行职工,其让刘某1分别汇款到这些银行卡中,是为了掩人耳目,不想让人发现。马某找其借2万元,其就让刘某1把钱汇入马某账户了。刘某1转款前,其找陈勇借了银行卡说过下帐,刘某1汇款后其把汇款转走了,陈某和董某的卡其一直在用,钱都是转给其的,后来都被其用掉了。
  (二)2015年5月至11月间,被告人冯磊利用其参与办理汪一洋涉嫌行贿犯罪案件的职务之便,应刘某1请求从轻处理汪一洋,指示刘某1向其指定的王鸥、董某的账户转款24万元,并予以收受。
  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2015年春节期间,汪某2到鲁某家玩。鲁某告诉其,汪某2也有案子在省纪委,案件主办人是冯磊,安排其去协调,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后,其就打了电话给冯磊,说汪某2是鲁某的战友,请他关照关照,冯磊说他知道了。其把冯磊说的话告诉了鲁某,鲁某问要花多少钱,其说估计要二三十万。鲁某说汪某2没有钱,他来想办法。过了一段时间,鲁某让其去他家,汪某1(汪某2的侄子、鲁某的司机)也在,鲁某说他先凑个15万元给其,不够的话,让其先垫着。汪某1从鲁某车里将15万元现金给其,用一个黑色塑料袋装着。拿到钱之后其打电话给冯磊,要求到合肥见面,冯磊让其不要跑了,和上次一样,由他去做工作,然后把银行卡发来,往每个银行卡上汇款,其也就同意了。
  没几天,大约在2015年5月,冯磊将董某的银行卡号发来,让其汇款11万元,其照办了。又过了一个半月,其打电话给冯磊问汪某2的事办的怎样,他说还需要8万元做工作,他又将董某的卡号发给其,其安排赵某会计汇款8万元。大约在2015年11月,汪某1又给其5万元,让其转交给冯磊,之后其联系冯磊,说给他5万元表示感谢,冯磊将董某卡号给其,其将5万元汇给了冯磊。为汪某2的事情一共给冯磊24万元。
  冯磊的供述证实:大约在2015年4月下旬,刘某1打电话给其说北京的汪某2是鲁某的战友,他问汪某2儿子的案子是不是在他们手上,其说是的。刘某1说人被关起来了,让其帮忙给汪一洋办取保,其说可以帮忙做工作。大约在2015年5月,刘某1打电话说到合肥找其,其让他不要去,还是和之前一样汇款。于是其把王某账户发给他,让他汇款11万元。又过了一个半月,刘某1又打电话让其帮忙从轻处理案件,其答应帮忙并将董某账户发给他,让他转8万元。大约在2015年11月,刘某1打电话说要特别感谢,其将董某银行卡号发给了刘某1,刘某1往卡上转了5万元。
  (三)2012年10月左右,被告人冯磊利用其办理刘某2涉嫌单位行贿犯罪案件的的职务之便,强行要求刘某2以28万元的高价购买一串翡翠项链,经合肥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该翡翠项链价值4万元。
  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实:其涉嫌行贿罪案件是合肥市蜀山检察院反贪局冯磊办的,2012年9月初,其老婆孙莉对其说冯磊让她用28万元买一块玉,其老婆没有买。9月初的一天,冯磊到庐江办案,一天晚上约其在庐城镇黄山北路的小城花园喝茶,冯磊又让其买玉,说朋友急着卖,其当时说刚被取保出来,手头没钱,以后再讲。不久,冯磊让其去蜀山检察院,好像是做笔录,冯磊又让其买玉,其同意了。大约在2012年10月底的一天,其和冯磊约好去合肥买玉。其开车带着事先准备好的30万元现金去了合肥市潜山路合肥邮电职业技术学院对面的一个茶楼。在茶楼里,冯磊让其先把钱给他,于是其带冯磊去车里拿钱,从一捆现金里抽出两扎,把28万元现金交给了冯磊,之后他们回到茶楼,冯磊把一个装有玉的盒子给其,好像是玉项链。其回来玉项链一直放在南京,没有使用过,其把项链带来做价格鉴定。
  冯磊的供述证实:刘某2涉嫌单位行贿案是其办理的,2012年9月份的一天,其去庐江办案,当时刘某2已经取保了,其告诉刘某2说其到庐江了,刘某2晚上开车带其去庐城镇黄山北路的小城花园喝茶。在喝茶聊天期间,其说有个朋友做玉石生意,他儿子得了白血病,急着用钱看病,其让刘某2买块玉,刘某2当时回答比较含糊。过了一段时间,其找刘某2到蜀山检察院去,又让刘某2买玉,刘某2答应了。于是其去城隍庙买了一个翡翠项链,然后打电话给刘某2说玉的价格是28万元,刘某2同意了,也没有讨价还价。大约在10月底的一天,其和刘某2约好在合肥市潜山路合肥邮电职业学院对面的一个咖啡馆见面,其把翡翠项链交给刘某2,刘某2给其28万元现金。翡翠项链是其在城隍庙二楼的一个商店花18万元现金买的,没有发票。其赚了刘某210万元。
  (四)2016年8月左右,被告人冯磊利用其办理张小五涉嫌单位行贿罪案件的职务之便,应张某请求对张小五予以关照,收受张某给予的1万元。
  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冯磊是其父亲张小五涉嫌单位行贿案的承办人。2016年上半年,其父亲被合肥市纪委采取“双规”措施,之后移交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立案处理。2016年8月份左右,冯磊让其补充材料,其就把材料准备好,又用信封装着1万元现金到合肥找冯磊,见面后其把装有材料的档案袋和1万元交给了冯磊,请冯磊对其父亲的案件予以关照,冯磊把钱收下了并答应给予关照。
  冯磊的供述证实:2016年上半年,蜀山区检察院对张小五涉嫌单位行贿案立案处理,由其承办,2016年8月份左右,张小五儿子张某到合肥找其,在政务区的一条马路给其一个装有1万元现金的信封,其收下了。张某是希望和感谢其对张小五案件的关照。
  二、关于行贿事实
  2013年6月左右,被告人冯磊为请求时任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局长姜某(另案处理)对鲁某办理取保候审,送给姜某5万元;2013年中秋节后,被告人冯磊为请求姜某对鲁某案件从轻处理,送给姜某5万元;2014年2月左右,被告人冯磊为请求姜某对鲁某作不起诉处理提供帮助,送给姜某10万元。
  证人姜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6月份左右,省纪委抽调蜀山检察院反贪局参与办理国土资源厅原副厅长杨先静受贿案。当时其带着冯磊、王林森等人参与办案。杨先静案件中,有一个行贿人叫鲁某,省纪委将鲁某涉嫌单位行贿问题移交他们蜀山区检察院立案侦查,其让冯磊、韩振民主办此案。
  2013年6月的一天,当时鲁某还在看守所羁押,冯磊到其办公室说和鲁某沾点亲戚,他想给鲁某办理取保候审,其说鲁某行贿数额比较大,取保不大好办。冯磊说鲁某身体上有病,其说如果看守所出个不适合羁押的说明也可以办理取保。说完后,冯磊将一个手提袋放在其桌子上就走了。他走后,其打开纸袋一看,里面是5万元。到了7月初的一天,冯磊将鲁某不适合羁押通知书拿给其看,其同意了对鲁某取保。
  2013年中秋节后的一天上午,冯磊又到其办公室汇报说想让其对鲁某关照一下,把鲁某的犯罪情节搞轻一点,其说行,让他研究一下案情再跟其说。之后,冯磊将一个黑色塑料袋放在其桌子上就走了。其后来打开一看袋子里是5万元现金。2014年2月份左右,在这个案件侦查终结之前,冯磊到其办公室说想给鲁某搞个不起诉,让其关照关照。其说鲁某的行贿数额比较大,不起诉不好搞,但是答应尽量帮忙,还说要跟领导汇报。说完,冯磊从包里拿出一捆10万元钱放在其办公室就走了,冯磊走后其把钱收下了。
  冯磊的供述证实:2013年6月20日左右,在其收到刘某1给其20万元后的第二天上午,其把刘某1送其装有5万元的手提袋拿到反贪局局长姜某办公室,说鲁某和其老婆家沾点亲,请姜某给鲁某办个取保,姜某说没那么好办。其说其已经和鲁某亲戚说过了,让看守所出个不适合羁押通知书,姜某说有不适合羁押通知书那就好办取保了。说后其把装有5万元钱的小袋子放在姜某桌子上就走了。2013年7月5日给鲁某办了取保。
  2013年中秋节之后,其从刘某1送的10万元中拿了5万元,用一个黑色垃圾袋包着去了姜某办公室,希望把鲁某送给杨先静的350万元定为索贿,姜某说他知道了,于是其将包有5万元现金的垃圾袋放在姜某桌子上就走了。2014年2月其收到刘某1送的30万元,第二天从30万元中拿了一捆10万元用黑色垃圾袋包好,放到其挎包里。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到姜某办公室,说鲁某案子快结束了,想搞个不起诉,姜某说不起诉太难了,其请姜某关照关照,姜某答应帮忙。其从包里拿出一捆10万元放在桌子边的地下就走了。
  三、关于诈骗事实
  (一)2014年5月,被告人冯磊虚构事实,以缴纳洪某1“保证金”的名义要求洪某1妻子方某向其指定的账户转账237万元。2014年7月底,被告人冯磊再次以缴纳“保证金、罚金”名义要求方某转账297万元至其指定的账户。被告人冯磊将骗取的534万元用于买房、买车、生活消费等。
  证人方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2月28日,中央纪委巡视组通知洪某1到滁州一个宾馆了解情况。几天后,冯磊打电话让其去合肥办理洪某1监视居住手续。好像是在3月7日,其去了合肥市检察院见到了冯磊,冯磊说中纪委派他负责与其对接,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他再传达给中纪委。2014年7、8月份,洪某1案件要移交到蜀山检察院,这时候其才知道冯磊是蜀山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之前其一直以为他是中纪委的工作人员。
  2014年5月中下旬的一天上午,其在滁州君家酒店的酒窖里喝茶,接到了冯磊的电话。冯磊让其准备237万元,他说中纪委早上已经开过会了,洪某1案件的处理要先交钱。其问237万元是什么钱,冯磊说是退还赃款和罚款,具体数额没算清楚,让其先交237万元,多退少补。其当时还很高兴,感觉洪某1很快就要出来了。冯磊把陈某的姓名和徽商银行账户报给其,其一看是个人账户,就问他退款怎么不退到检察院,冯磊说陈某是检察院的财务科科长,把钱汇到陈某的账户,他可以把现金提取出来,算是洪某1被查处前主动退赃,说明洪某1态度好,到时候可以认定洪某1自首,还说会给其开收据和退款凭证,让其放心,多退少补。6月3日,其在上海招商银行通过其自己的招行卡给陈某徽商银行账户汇款237万元。不久后,其把汇款凭证交给了冯磊,冯磊说检察院开的收据和算账的依据一定会给其。
  2014年7月底,其接到了冯磊的电话,冯磊说其上次交的退款和罚金不够,中纪委会议研究决定还要补交297万元。其问怎么这么多钱,冯磊说让其放心,以后会把收据给其,还说多退少补。这一次冯磊把刘某3的姓名和建行卡号告诉其,说刘某3是检察院财务科工作人员,冯磊还说检察院会给其退款的凭证,钱交齐之后,将来对洪某1不会追究刑事责任或免于处罚。第二天,也就是8月1日,其在合肥古井假日酒店打车,去了附近的招商银行,给刘某3账户汇款297万元,转账备注“退款”。当天晚上9点钟左右,其打车约冯磊见面,在冯磊车上,其把汇款凭证交给了冯磊。冯磊说一定会给其收据和算账依据,一再重申多退少补,又说钱交齐了,可能对洪某1不会追究刑事责任或免于处罚。
  冯磊多次和其说过,汇款的事不要对别人说,要保密,别人一旦知道的话,就没办法把退款的日期往前推,影响洪某1自首的认定,而且一定要用个人的银行卡汇钱,不能用公司的账户,否则就没有办法操作。冯磊多次答应说要给其收据和算账凭证,但是一直都没有给其。后来其发短信给冯磊催要收据,冯磊回信息说他个人没那么大胆子,于是其当时也就认为冯磊是在按照程序办理的。2017年6月份,其找冯磊要收据,他没有回复,于是其就找他要钱,但冯磊一直没有把钱还给其。
  冯磊的供述证实:2014年2月底,中纪委抽调其和姜某、王林森参加韩先聪专案组,安徽浩然置业有限公司、安徽浩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洪某1涉案,省检察院将洪某1涉嫌单位行贿案指定给合肥市检察院办理。由于他们蜀山区检察院参与办案,所以洪某1案交给了他们蜀山区检察院办理。2014年5月底的一天,其打电话给方某,说洪某1案子需要缴纳237万元的保证金,方某很爽快就答应了,其把陈某的徽商银行卡号给了方某。方某问陈某是什么人,其说陈某是单位财务负责人。隔了几天,方某就将237万元汇到了陈某的徽商银行账户。当时其想买房子,需要钱,就找个理由让方某给其转钱。
  大约在2014年初,其向房东刘某3租下合肥市政务区置地栢悦公馆2幢2701室的房子给郑某居住,但其骗郑某说房子是其自己的,加上其感觉房价会涨,就想把房子买下来。其接触了洪某1,知道企业做的比较大,资金比较多,就想找方某要237万元买房子。其在和郑某交往过程中自称“陈某”,2013年8月份,其以办案需要找陈某借了他的徽商银行卡(账号62×××39),之后其一直使用这张银行卡,其让方某把钱汇到陈某徽商银行卡上,等于是汇给其自己了。当时其在和刘某3谈买房子,但价格没有谈妥,刘某3让其先交30万元的定金,于是收到钱后第二天给刘某3转账30万元,给郑某80万元。之后又借给朋友胡小保38万元,还花费20万左右给郑某买了一辆二手宝马X1车(皖A×××××),转账50万元到其徽商银行卡上,这些钱都用于个人及两个家庭的花费了。到了7月份,其与刘某3谈好了购房款350万元。但其当时卡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于是在7月底的一天,其又打电话给方某,要求方某交保证金和罚金。方某问还要多少钱,其说还要297万元。方某在电话里问怎么要交这么多钱,其让她放心,说以后会把收据和算账凭证给他,多退少补,保证金会退的。这一次其把刘某3的建行卡号告诉了方某,说刘某3是他们财务科工作人员,还说把钱交齐之后,洪某1很快就能取保候审。
  在方某给其转账297万元之后,方某问其收据在哪里开,其没有给她。过了一段时间,大约在2014年8月份,方某又打电话问其要收据,其看她催要的很频繁,便和方某说,534万元组织上暂时不收了,其要借用一两年,方某也同意了。2017年6月份,方某打电话向其要钱,其说尽快给她,后来她又发短信向其要收据,说不给收据就要还钱。在2017年6月和2018年3、4月,方某打电话向其要过钱,但其一直没给她,没钱还她了。
  (二)2017年5月,被告人冯磊虚构事实,以“上司处长甄法军”家孩子上学需要用钱的名义,分两次向洪某1借款共计50万元,后被告人冯磊将50万元用于支付房租及生活消费。
  证人洪某1的证言证实:2014年3月其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合肥市检察院立案侦查,2017年下半年被移送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是蜀山区检察院冯磊办理的,在其监视居住期间,冯磊给其书看,饮食也挺好的,应该是冯磊跟专案组打过招呼了。2017年5月中旬,冯磊给其打电话说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负责其案子的甄处长小孩在国外留学,需要30万元周转一下,半年后还给其,其同意了,让冯磊把账户发给其。之后其安排安徽浩然置业的财务总监洪某2从公司账上借款30万元汇到甄法军的银行账户。6月中旬,冯磊又打电话说甄处长还需要20万元,半年后还给其,于是其又让洪某2从公司账户借款20万元汇到甄法军账户。冯磊向其借款的时候,其案子还没有结束。因为冯磊一直说给其帮忙,其才借款给甄法军。50万元借给冯磊的时候就不打算要了,等于送给他了。
  冯磊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中旬,其打电话给洪某1说其顶头上司甄处长小孩在国外留学,需要30万元周转一下,半年后还款,洪某1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其将甄法军的建设银行卡62×××61发给了洪某1。之后,洪某1安排人往甄法军卡上汇款30万元。到了6月中旬,其又以同样的理由打电话给洪某1说甄处长还需要20万元,半年后还款,很快洪某1安排人往甄法军卡上汇款20万元。甄法军是其同学,其不想以自己名义借款,说出去不好听。在2017年9月,其向洪某1邮寄了一张借条。在借款人处写了甄法军的姓名,自己按了手印,在见证人处写了自己姓名并按了手印。50万元其用于个人消费了,其中20万元付了柏悦公馆2栋2701的房租。
  四、关于重婚事实
  证人郑某的证言证实:大约在2009年夏天,“陈某”通过他的手机和其联系上,说他叫“陈某”,之后追求其,他们开始恋爱。 在恋爱之后,他说他在省检察院工作,父亲是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冯磊、陈鹏均为工作需要的化名。大约在2012年,其提出结婚,“陈某”也同意了。 2012年5月18日下午4点多,他带其去蜀山区民政局,进行婚检、登记后接近5点,工作人员让他们下一周再去。21日他们去蜀山区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登记日期还是2012年5月18日。大约在2014年初,“陈某”让其搬到合肥市政务区置地栢悦公馆2幢2701室居住,说房子是他父母买的,但没有过户。之后他们一直住在那里。“陈某”基本上工作日都会回家居住,周五、周六以加班为由不回家居住,周日晚上一般回家居住。2014年怀孕,2015年4月生下一男孩。其怀孕后就不工作了,日常生活开支由“陈某”承担。2018年8月1日纪检办案人员把“陈某”从家里带走,之后他的同学对其说“陈某”是假名,实际姓名叫冯磊,这时其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一审判决后,冯磊提出上诉,2019年11月18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页地址:http://13176419589.com/List.asp?C-1-6524.html

  侯昌林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176419589

  微信号:Hou13176419589

  邮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济南市顺河街银座晶都国际2号楼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